-

巫蛊

 巫蛊

作者:烈烈风中

第一章 操心蛊巫蛊大概很多人只是听说过却没见过。

 

 蛊,音同古,相传是一种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传说放蛊是我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多于端午日制之,乘其阳气极盛时以制药,是以致人于病、死;又多用蛇、蛊、蜈蚣之属来制,一触便可杀生。

 

 蛊分很多种类,但是主要有十二大类:蛇蛊、金蚕蛊、篾片蛊、石头蛊、泥鳅蛊、中害神、疳蛊、肿蛊、癫蛊、阴蛇蛊、生蛇蛊,和操心蛊。

 

 每种蛊各自有自己不同的特效,其中最邪恶的莫过于最后的操心蛊,中蛊之人会被下蛊之人完全控制而不自知,还好,这种蛊就算在古代会的人也不多。现在更别说了。

 

 过去,在中国的南方乡村中,曾经闹得非常厉害,谈蛊色变。但是现在流传下来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少了。

 

 蛊术的失传,到不是因为大家觉得此些法术,太过邪恶而没人学。也不是因为科技进步了,学着没用。毕竟强大的能力人人爱,谁会在意邪恶不邪恶。只是因为因为这种法术传承的办法太过扯蛋。

 

 据说修炼巫蛊要根骨上佳者才行?谁知道什么叫根骨啊?很多诚心之人,大好青年,历尽千辛万苦跑上去找到一个老蛊师去拜师,一句你根骨不行学不了巫蛊,就把你推出门外。这也太不象话了吧?

 

 还有些老巫师更加乱七八糟了,说要有缘才收徒弟?什么叫有缘啊?谁知道啊?我一看你就顺眼就算有缘吗?

 

 就这样,很多老巫师找不到那个什么所谓根骨上佳者,或者找不到所谓的有缘人。带着自己的一身制蛊下巫之术进入了坟墓。这样一直下去,会巫术之人怎么能不少?

 

 还好到了现代,看着学巫蛊的越来越少,巫师们也可以学得变通起来……***    ***    ***    ***“唉,热死了!学校也真是的,电风扇坏了都不愿意去修。”

 

 正是夏天,夜已深了,G市空气却还很热得让人受不了,G市师范大学里,一个十九岁左右,长象普通的学生样男孩,走在一座学校的教学楼前面,小声的抱怨着:“唉~~睡不着啊!电脑里的色情游戏也全玩通了,出来散步吧。”

 

 “大哥?”“哥哥?”“陈大哥?”“陈成大哥。”

 

 从空气影影约约,传来的是娇滴滴的很年轻的女孩子的声音。第一句话,学生样男子没反应过来是叫自己,直到第四句叫出自己的名字,陈成才反映过来。

 

 “玩色情游戏太多起幻听了吗?”

 

 陈成长得不算难看,但是一个喜欢玩色情游戏,看色情小说的男人,一般都缺乏和女孩子交往的经验,所以陈成很少和女孩子说话。这样会娇滴滴喊自己大哥的女孩子在他记忆中一个都没有。

 

 “过来下,陈成大哥。”

 

 这次声音很清楚,确实是个女孩子的声音,从旁边一个掩着门的教室里传出来的。

 

 楞了一下,难得有女孩子叫自己。陈成还是决定进去看下。

 

 “来了吗?陈成大哥,我一直在等你哦。”

 

 推开教室门,走进去教室里,看到眼前的情景。陈成急忙一把,又把教室门关上。

 

 眼前的情景确实让陈成怪异,在月光下,教室的讲台边,学校里同年纪最漂亮最性感的校花,几乎一半男生打手抢幻想过的对象。

 

 教室的讲台边,黄琴正穿着一套淫秽到极点的衣服站在他面前。上半身是说是衣服,还不如说说一条毛巾。既露出大半个胸部,又露出肚脐,下半身是一条短得不能在短的短裤,完全挡不住白色的小内裤,影影约约的似乎还可以看到有水的痕迹。

 

 就算是晚上穿着这一身走在学校里也会引起骚动吧?虽然黄琴平时也穿得很性感,这次却真有点过头了。

 

 “陈成大哥,想要吗?”看陈成在发呆,黄琴主动走上前两步,右手抓住陈成的手放在自己的高耸的胸部上。另外一只早已经大胆的摸到了陈成的下体,还来回抚摸着。

 

 虽然已经读大学了,但是只自己打过手抢还从没接触过女孩子的陈成,本来已经因为看到黄琴这身打扮兴奋得下体冲血,被这么一摸几乎要射出来了。

 

 感觉到手上传来柔软的感觉,和下体被抚摸的感觉。陈成兴奋得要发抖,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哦,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行了。”黄琴拉开陈成外裤的拉链,隔着内裤给陈成的下体做着按摩,把嘴巴凑近陈成的耳边,眼里冲满了诱惑,吐气如兰,语气暖味的的道。

 

 女人五个手指缓慢帮忙活动的感觉和自己动作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肉棒兴奋得只想找个洞插进去。

 

 “什么?好,好的。”

 

 黄琴上半身的毛巾(?)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被拉掉了。两对丰满的胸部在空气在不断的跳动着,陈成下意识的在黄琴的胸部按了几下,看着胸部在自己的手下不断的变换着各种形状,迷迷糊糊的回答着。

 

 感觉陈成的动作,黄琴不但没有不满,还显得更加兴奋的扭动着身体,故意把胸部挺得更高,调到适合陈成抓弄的地方,脸色潮红,似乎也是等不急了的样子。

 

 “只要你回去见下你父亲,我就是你的玩具,你的奴隶,任由你操纵,随便你玩弄,任……”

 

 这样只有在色情小说和游戏里才能听到的对话,却从一个学校里有名的校花口里传出来,一般人听到估计不知道兴奋得飞到哪里去了。

 

 但是对陈成来说,却宛如一盆冷水,直接浇在了他的同上,把他一身的欲火瞬间全部浇灭。

 

 一把推开黄琴,陈成表情怪异的喃喃的道:“父亲?这个女人?难道是外公说过的操心蛊?难道是真的?”

 

 陈成和自己父亲的关系很不好,从八岁开始就一直住在自己外公家里长大,只知道父亲是个爱装神弄鬼的巫蛊师,很有钱却隐居七十多岁了却还有着很多女人。(他父亲六十岁生的陈成,陈成一直奇怪,自己真是父亲亲生的吗?)

 

 陈成听外公说自己父亲是用一种叫操心蛊的神秘巫蛊操纵着那些女人供他淫乐。陈成的母亲就是这样就是被他父亲控制住,成为他父亲的女人,并生下陈成后死掉。

 

 外公一直在怀疑是陈成父亲害死了他母亲,不允许陈成和他父亲来往。陈成虽然不相信巫蛊之说,但是对自己母亲因为父亲而死之说还是相信的,在加上父亲把自己丢在外公那里多年,不理会。所以也不愿意见自己的父亲。读大学以来这几年父亲一直写信来要求他回去有事,陈成却一次也没理会。

 

 “怎么了?陈成?难道我还不让你满意吗?”看陈成把自己推开后发呆,黄琴又靠近陈成抱住他,用胸部的两快软肉摩擦着陈成的身体:“如果满意的话,就回去见你你父亲吧?他又不会害你,他只会给你迷死所有女人的力量。”

 

 “迷……迷奸?”一个迷字如炸雷一样炸在陈成的头上,把陈成炸醒:“这样算是迷奸吧?我在做什么啊?”陈成用力一把把黄琴推倒在地上,逃一样的逃离开教室。

 

 自古以来,广西云南和贵州就是蛊的发源地。云南广西交界之处,陈成的老家,是一处偏远的小村庄陈家村里,充满了鸟语花香,虽然偏远,但是似乎却不怎么穷苦。每个人都穿干净整齐的衣服,在快乐的劳动着,没有大都市的喧闹,好一副人间仙境,不过,也许吧……突然传来一阵,轰,轰轰的摩托车车声音,打破了这片宁静。

 

 “老头子,快出来,我回来。”摩托车上一个打扮和村里人,完全不一样,城市小混混样子的少年,一从到村门口就开始大呼小叫起来。完全不管骚扰没有骚扰到其它人。

 

 来者正是从学校请假回老家来的陈成,不管怎么说?老爸已经叫了一个大美女,来色引诱自己,怎么也要给他点面子回去一次吧,想到这里。陈成就有点后悔,那晚上美女已经送上门来了。自己居然就这样跑了?应该上了在说,管它算不了迷奸啊。

 

 “你陈公子吧?我叫王芳村长早就算到你要来了,让我接你进去。”一个长相甜美,皮肤白净,穿着淡黄色长裙,留着麻花辨子的清纯美女,放下手中正在做的的活,来到陈成面前。

 

 “切!又是公子,又是早就算到。你以为是演古代仙侠剧啊?”心里这样抱怨着。陈成却没有确的说出来,毕竟面对着一个漂亮女孩子,陈成还不习惯怎么面对,更别说大声说话了。

 

 一路不知道说什么话好,陈成只好好奇的打量着老家的村子。发现居然家家都有电和水?还是电视和冰箱那些,扑着青石板的道路,别有一番风味,除了缺乏交通工具,这样看来哪里象个偏远农村啊?

 

 陈成不是没去过偏远山区农村,以前和外公去过次看一个亲戚,根本不象小说里写的风景秀美,人民安康,田园风光,穷就是穷,穷困的的样子,让陈成不愿意在去住第二次。

 

 但如果是这里的话,到很象小说里写的样子,陈成到是很愿意在这里渡假。

 

 “喂?你们这里好象有钱样子啊?依靠什么赚钱啊?”终于想到话题的陈成转过头来问前面带路的清纯美女王芳。

 

 “我们不需要赚钱,我们劳动也只是为了有事做,需要什么生活物资的话,村长回直接帮我们从大城事里空远过来。”王芳的话让陈成目瞪口呆,从大城市里空运生活物资过来?那是什么概念?中国的话要顶级富人也许才能勉强做到。自己老爸那么有钱啊!陈成现在有点后悔了,早知道有个自己的老爸这么有钱,早点认了他不就有享受不尽的财富了吗?自己玩什么个性……“你知道我父亲是一个巫师吗?甚至传说他以巫蛊术操纵人心。你们不害怕吗?”这时候陈成终于提出自己一直疑惑的问题。

 

 “村长不是巫师,而是个伟大的巫蛊师,我们陈家村的村长都是伟大的巫蛊师,至于有没有可以操纵人心我不知道,我没资格学巫蛊术,所以也不清楚。但是以村长的本事应该可以吧。”王芳不但没害怕,还似乎有一丝向往,羡慕和敬仰。